那群旁边的人之中有一个犯了索诺奇,大声的抱住头在呻吟,我听了好高兴。   “米夏━━”我叫喊起来。 报。   很少有人见面谈这些,她如何知道这是我十分寂寞的一环━━其他人对这不感   在这儿,常常在看完了华丽的大教堂之后,站在它的墙外小摊边吃炸香蕉,芭   聆听大使亲切的一番谈话,使我对巴拿马又多了一份了解。只因这一站是家族           一九八一年十一月十五日在墨西哥   常常,在地下车中挤着去某个地方,只因时间删分,也因舍不得那一张张已到   来了墨西哥不去“爪达路沛大教堂”是很可惜的事情。据说一五三一年的时候   “如果今夜我不在呢?”我叹了口气。